说好的暴雨呢?睡前盼望有雨,一觉起来却依然日光倾城。今夏的锡林浩特真称得上“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”了,多日三十度以上的炎热,到处都在下火。

放眼望去,内蒙古集通铁路锡林浩特机务段整备场穿梭着二十几台机车。有的整装待发准备出发、有的完成任务刚刚归来。机车的热量加上闷热的气温使得水泥地面上甚至可以看见热浪腾起。而这里每一个作业人员都有着自己“热炼”故事。

柴油机钳工:“火热”地带火热的心

对展宗武来说,室外作业不算什么。刚刚停止工作的柴油机使得机车动力室最高达到80℃以上,刚进去即刻迎来蒸汽的扑面,展宗武通过锤击检查发现有两处关键螺栓需要紧固。眼前的柴油机像一座酝酿的火山,热量不间歇的波动出来。他攀岩一样的登上柴油机,滚烫的机器需要不断寻找合适落脚点,到达柴油机的顶部故障处所时,汗水越过了形成阶段已经如珠般的落下。眼前的废弃总管还保留着烧红的火色,头部顶着机车的上盖,而腿部为了避开缸体的烫伤只能保持马步姿势。他取出工具开始作业,体力迅速下降,工作进度在艰难的积累。随着时间推移,衣服已经水洗一样。高温加剧了油气的挥发,附着到脸上和着汗水又腻又痒,此刻如果能够腾出手在脸上放开的挠上两下比什么都酣畅,可是手套和衣袖更是沾满油水“无能为力”。他只能在“虫吃鼠咬”的感受中坚持下去。终于完成作业,他的眼睛几乎被汗水蒙住无法睁开,算下来他在“烤箱”里已经工作了四十分钟。

电焊工:感受火花四溅的激情

焊工需要全副武装,长袖衣服、手套、防护面罩样样都不能少。朱鹏斌早已习惯自己像消防兵工作在火场里。只要有抢修任务,他就要迅速接通焊枪,赶往抢修现场。高温环境和焊接环境的双重笼罩下,无异于“火中送炭”。同时电焊操作时火花四溅,稍有不慎就会烫伤皮肤。焊接的最高温度能达到上千度。他说自己的降温方法是喝水,每天要喝十几杯水。他有一个大大的蓝色水杯,容量近千毫升。可想而知身体水分流失的严重程度。

质检员:从运气身边夺回安全

李贝贝是一名电器质检员,九零后的他如今已经紧紧的与机车质量绑定在一起。而且几乎每天都要在炎炎烈日下工作,一顶安全帽就是他仅有的避暑工具,他钻入半米见深、空气阻滞的地沟,半低着身子,仰着头,手电照到哪,检查就要跟进到哪。蹲坐、跪膝,踮脚、侧扭,一个机车检查下来他的动作形态各异,却没有一次可以直起身。三十分钟后回到地面,年轻的他也抵不住肌肉一直哆嗦着。而汗水已经在衣服上形成了厚厚的白色“盐渍”。

他们平凡的如同一块砖、一棵树。但正是有了他们汗水和坚守。铁路建设才大步向前,不断让外界临近,让这座城市走远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