摊开中国地图,西藏居于西南一隅,在长达4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,共有21个边境县,110个边境乡(镇)。

由于自然历史等多方面原因,边境地区发展基础薄弱、发展水平较低、自我发展能力有限,群众生产生活中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。珞巴族、门巴族、僜人、夏尔巴人等人口较少民族也主要集中居住在边境地区   。一直以来,中央和自治区非常重视边境地区经济社会发展,不断扶持当地群众改善生产生活条件。新常态下,如何推进兴边富民?连日来,出席全国两会的我区全国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对此进行了热议。

“兴边富民行动”就是要振兴边境、富裕边民。如今,“兴边富民行动”已经迈过了16年的历程,16年来,在边境各族群众共同努力奋斗的汗水浇灌下,“兴边富民行动”这棵大树已经硕果累累。

“自2013年10月墨脱公路开通以来,我们德兴乡同其他人口较少民族地区一样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门巴族全国人大代表白玛曲珍家住“莲花圣地”——墨脱县,每每提到家乡的变化,白玛曲珍都会变得滔滔不绝,“现在水泥路通到了乡政府,孩子们上学更方便安全了,乡亲们还告别了人畜混居的历史,家家都有电视机、洗衣机、电冰箱,村村都有农家书屋、活动广场,群众生活过得丰富多彩。”

德兴乡是西藏兴边富民的一个缩影。徜徉于边境新村、小镇,映入眼帘的是政府为各族群众建造的一处处安居房。那些具有民族特色的安居房,根据当地不同的地理条件和资源禀赋,错落有致地挺立在绵延的边境线上,构成了一幅和谐的图画,村里时时传来吉祥如意的欢歌笑语,让人感慨万千。

“‘兴边富民行动’是加快边境地区小康社会进程,促进沿边开发开放的有效政策,是增进民族团结和维护边疆稳定的客观需要,是深化睦邻友好合作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重要保障。行动实施以来,我区边境地区21个县基础设施和少数民族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,经济总量得到增长,产业结构得到逐步调整,社会事业进一步发展,边民的生活水平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,为西藏边境地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”。  全国政协委员、自治区工商联副主席达娃顿珠介绍道。

沐浴着党的好政策的阳光雨露,边境地区少数民族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进一步得到改善,群众收入逐年增加,贫困人口逐年减少。

2015年,山南市隆子县斗玉珞巴民族乡实现了国网供电。随着硬件设施的改善,当地群众的精神面貌也有了明显改变,改变自身命运的愿望不断增强,从过去的“要我发展”变为“我要发展”。

“斗玉珞巴民族乡紧紧抓住自治区赋予边境少数民族乡(镇)的特殊倾斜政策,通过扶贫开展农牧民技能培训,提高农牧民劳动能力,大力发展种植养殖业,积极引导群众参与养猪、养鸡和种植经济林、建设大棚温室,大力开展劳务输出,进一步拓宽了致富门路,2016年,全乡人均收入达到14519元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山南市隆子县斗玉珞巴民族乡党委副书记、乡长扎西央金说。

阿里地区普兰县与印度和尼泊尔接壤,拥有400多公里的边境线,是阿里地区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。近年来,在“兴边富民行动”的扶持下,当地农牧民依靠边贸唱响“生意经”,逐渐走上富裕路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阿里地委副书记、行署专员彭措说:“为了让‘兴边富民行动’有个好的载体,使广大边境群众得到更多实惠。阿里地区发挥普兰县独特的地理优势,重点建设口岸基础设施,强化口岸功能,改善边贸环境,积极创造边民参与边境贸易和发展外向型经济的条件和环境,取得了良好效果”。

如今,边境地区再也不是被遗忘的角落,靠着兴边富民好政策日益富裕起来的边民脸上写满笑意。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也没有今天的社会主义新西藏,更不会有边境地区的繁荣发展。”这是大家的普遍共识。

“党的兴边富民政策是通往幸福新生活的金桥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山南市乃东区泽当镇泽当居委会党支部副书记、贡桑禽类养殖合作社党支部书记益西卓嘎的一句话,道出了边境地区群众对党的感激之情。(记者 蒋翠莲 赵书彬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