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巴教是纳西族固有的一种原始多神教。因其巫师叫“东巴”(泸沽湖地区叫“达巴”),故称东巴教(“东巴”为纳西语,意为“智者”或“山乡诵经者”)。
 
    从东巴教的经典及其活动内容等方面看,它基本上是在原始巫教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,因而保留有较浓厚的原始宗教信仰的残余。东巴教所宣扬的核心观念便是万物有灵和灵魂不灭,即认为山、水、日、月、风、雨、雷、电、木、石等自然现象和自然物,均附有不朽的神灵,既可赐福,又可降祸。因此,就有了祭祀众多神灵的频繁仪式活动,以希冀祈神免灾。

  东巴教没有较为系统的教义,没有统一的组织,也没有自己的寺庙。当东巴的多是家中清贫的农民,平时不脱离生产劳动,仅在有人邀请时才外出做法仪,没有什么特权。东巴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,只有经典的熟悉程度和作法仪的能力高低的区别。

  东巴的传承途径主要有两条:一条是上辈亲戚中有人当东巴,后辈男性便可自幼在其口传心授的教育下,加上耳濡目染而渐修习成东巴;另一条途径便是前去拜谒有名望的大东巴为师,从为其当助手开始见习,随师父学习诵经并出席各类仪式,逐渐学成而后自立门户。云南省中甸县白地村一带被人们公认为是东巴教的发源地,著名大东巴久干吉曾于民国年间在此收徒传艺,据说最盛时学徒人数达20余人。

  东巴在做法仪时所使用的法器主要有:象征着太阳的“展兰”(铜板铃),象征着月亮的“达克”(皮手鼓),以及神轴画、海螺、法杖、五佛冠、刀、弓等物。在整个法仪进行过程中,东巴所吟诵的经文和所跳的舞蹈,都要严格按照东巴经典中所记载的内容和规定的动作进行。

  东巴经原先多来源于纳西族先民原始巫教的一些口诵经咒,后来又受到藏族苯教和藏传佛教的强烈影响,乃至有部分经文就是用藏文经译写照搬过来的。由于东巴经的经文往往不是按一字一意的方式书写表达的,象形或标音等字符一般只能起到提示人们记忆的作用,因此,要完整地吟诵出经文便只有靠东巴师的口传心授,用死记硬背的方法把经文学会并记牢。

  这样,自然也就形成了因各位东巴出自不同的师门,对同一段经文的吟诵与释义就不尽相同的情况。东巴教深受到藏族苯教以及藏传佛教的影响。比如“东巴”一词的古称原为“钵波”,这同苯教经师的称谓“苯波”十分相似;东巴教传说中的创教者名叫“丁巴什罗”,实际上与苯教的祖师“敦巴辛饶”为同一人。另外,东巴经典中所记载的东巴教第一位神名叫“古孜盘苯波”,其意即“藏族盘经师”;东巴教中的“鹏”、“龙”、“狮”等护法神,也多来自苯教;其头上所戴的“五佛冠”,也同苯教经师所戴的一样。

  东巴教的发源地大致在云南省中甸县白地村一带,这是一种普遍流行的说法。但是,对于东巴教究竟起源于何时这一重大问题,则至今仍是众说纷纭的。

  纳西族除信奉本民族固有的东巴教外,还信奉藏传佛教和中原佛教与道教。